不可名状的道尊 第三十九章 暗流

不可名状的道尊 - 姬长乐 - 2020-08-29 06:29:29

  • 重置
  • -

    16

    +

张清和在秘境之中的动作,使得城中有人坐不住了。

“该死啊……”

在那一剑斩灭小六的同一刻,城南一个偏僻的巷子内,一处丝毫不起眼的小屋之中,一个男人从浑噩之中回过神来,眼中布满血丝,懊恼地在院中踱步。

他内着一身黑衣,外挂着老旧破烂的麻衣斗篷,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子难言的酸臭味儿,说他是乞丐,又衣着得体,说他是老爷,偏生邋遢难当。

那人的脸上是一副靛青色脸的可怖面具,额头与颧骨都怪异地凸了出来,尖嘴猴腮五官怪异得不成样子,还狰狞地笑,仿佛极尽了人间的一切丑恶。

这形象源自于中天大界的凡俗们对瘟神憎恶的遐想。

“他果真有底牌,不然那群老学究又怎么会放他出太浩天……仙齿到了他手里,保不齐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该死!”

“那这,就怪不得我了……”

五瘟星君花了半晌冷静下来,又看着门口稀稀落落,偶尔往来的行人,眼露狠色,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

而在张清和出了那肮脏糟心的秘境时,玄囊里的武德星君令牌的清亮微光与外界接触了只那么一瞬间,城中某个披头散发,一身破布烂錦的少女也猛然抬起头来,眼里充满了混乱与疯狂。

她在狂笑。

“武德星君武德星君武德星君武德星君……”

“原来你在这里。”

她的眼珠子极其诡异地凸得大了点,手指极不协调地搭在嘴角,本是很文雅的动作,却被她做得极其别扭,仿佛像是不适应身体的其他某种东西。

“找到你了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这次……一定要把你,把你杀掉,杀一万次……”

“武德星君啊……”

听到院门里的动静,外头正准备送套衣物给她换洗的丫鬟有些疑惑。

“小姐……?”

“小姐您怎么了?”

丫鬟轻轻地敲门,作为下人,是必不能僭越地去关切主人家的,她只得静待回音。

“进来吧。”房门里传来一声温婉的声音。

丫鬟手捧着衣物,轻轻推门而入。

少女一脸苍白的坐在床上,脸上只有惊魂未定的余悸与仿佛若天生便有的温雅与清婉。

“无妨,许是受了惊吓。”

“劳你这么晚掌灯给我送衣物,你受累了。”她虽然狼狈,但是言语之间的关切真诚端庄,恰到好处。

“小姐您好生歇着,遇到了那些事儿,任是谁也不能保持镇静的,供奉们就在门外,有什么事小姐知会他们一声。”

丫鬟的心里淌过一道暖流,她推开门,点了灵灯,往张家主府的方向走。

“得赶紧回去,已经这么晚了呀……”

玉兔入了中天……

“到晚上了。”

找了许久那子虚乌有的包裹,又在秘境之中与五瘟星君一阵争斗,出来已然不早。

张清和看着不甚明朗的月亮,叹了口气。

根据他的经验,一到晚上准没好事。

况且,这里还有个不算小的麻烦要他处理。

这枚某种存在的牙齿从秘境之中掉落的一瞬间,他就感受到灵视间的天地一阵异动,地上马上就要滋生密密麻麻的触手与血肉。

当然,在外人看来,是宛若天地灵息所钟,有紫气东来,有大道花开,有天地诵经。

张清和在不到半息之间做了反应。

“敕令!天地灵息,皆从调遣,十丈方圆,万炁不生!”

一瞬间方圆数丈的灵息被排斥而出,这枚仙齿渐渐偃旗息鼓。

他用《星宿养器小法》中的封灵手法将那枚牙齿封住,又忍着恶心,把那块錦布盖到牙齿之上包裹好收入玄囊之中

——他可忘不了灵视之下这张布的恶心模样。

不过收纳这枚“仙齿”如此之顺利,是张清和所没有想到的,就好像它的力量到了天地之间后凭空被削弱了一层。

他实在是有些纳闷,但当下的严峻形势由不得他作多感想。

由此看来,参加蓝田张家祭祖大典一事,根本就是天宫设下的局。

他父亲从来就没有给他留下过什么东西。就连那封骗他出长安塾的请柬,上面都被施加了一种极为可怕的、混淆神智的法门。

一步一步,都被天宫中人安排好。

得赶快走!

他迅速作下决定,但是现在的困局在于,他不能连夜单独离开,这是一招比留在蓝田城里还要臭的昏棋,五瘟星君是侥幸死了,但是谁知道又会冒出个什么星君什么灵官来,得传讯塾中,让李少白来接引。

然而鉴于长安塾那不知名的隐秘,李少白动身最快也得到了白日里,他还要撑上一晚。

而且需得泰然自若地回到张家,不然就等于昭示了自己已经毫无底牌。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张家是安全的。

不过谁又能笃定呢?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保不齐把张家的人换了个底朝天都有可能。

人家连道果门阀里都能放二五仔呢!

然而他得大着胆子试探一番。

毕竟现在知道他已然没有反抗能力的只有他自己一人,若是他表面上沉着自若,谁能知道他心里在瑟瑟发抖呢?

为什么开局就一个个都是法相甚至是中三境的修士,这剧本好难受好真实……

不应该出现道基或者归元的反派跟我有来有回吗?

“要开始赌命了呀……”张清和苦笑。

不过倒也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天宫之中其实并不是铁板一块,譬如文昌一派想要杀他,五瘟一派想要得到他。

可现在看来,武德星君小五偏生又是文昌一派的,否则不会对他那么憎恶,视作邪魔种子。但是五瘟星君小六又好似武德的兄弟,却听命于“那位大人”,这又是不同的一派。

他们好像供奉的是仙神。

这还算说得通的,凭他的揣测,邪修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没有灵根却想踏上修行的,一种是机缘巧合理解了世界的本质,想要做出反抗的。

然而五瘟给了所谓的“碟子”,来帮助小五杀他,这便有违了吸纳他这个道胎的初衷了。

这样看来,天宫之中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并且……为什么五瘟星君在灵视之中是个正常人,若是他已经被这枚东西洗脑,张清和应该在灵视之中一瞬间便发现了才对。

可妨论杀他的是要干什么,想得到他的又意欲何为,总之这两拨人现在看来都不是什么善茬儿,于是懂了等于没懂。

张清和运起流云遁法,拖着一身脏兮兮的学子青衣回到了张府之中。

每次都是这般狼狈模样,实在是有违他选择这门遁法的初衷啊……

喜欢不可名状的道尊请大家收藏:(m.xihongshixiaoshuo.com)不可名状的道尊西红柿小说网无广告阅读更新速度最快。

本站小说《不可名状的道尊》是由姬长乐呕心沥血倾情撰写的小说!本站小说《不可名状的道尊最新章节目录》为转载作品, 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免费上传发布在西红柿小说网供大家免费阅读。不可名状的道尊txt下载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对不可名状的道尊最新章节作品浏览、或对 姬长乐的最新作品内容有质疑的请联系我们! 欢迎进入不可名状的道尊txt下载不可名状的道尊免费全文阅读。谢谢您一直对西红柿小说网网游竞技小说的关注和支持!